叶青青总担心是自己疑神疑鬼,毕竟偏见一旦形成,那就会横看竖看都觉得有问题,而且是很难回到中立的那种。

    比如她现在就担心自己冤枉了魏简,因为一心纠结在这个事情上,就容易一有锅就想往人家头上甩,忽略了有别的意外发生的可能。

    于是唐冶给她出主意:【很简单,她不是借口要开会才拿的钥匙吗,你就等着,看她到底开不开会不就行了。】

    叶青青觉得不靠谱:【这做戏肯定要做全套啊,她到时候拉起我们去会议室随便讲两句不就行了。】

    唐冶:【所以她是真开会还是假开会你都分辨不出来?】

    叶青青:【咱们这种单位开会不一定是为了聊事情,还有可能是领导为了树立威严或者单纯显示自己部门有事情做。】

    唐冶:【你怎么还没辞职?】

    叶青青:【哎呀你好烦啊!】

    唐冶没回话,叶青青估计他在笑。

    不过他得也有道理,魏简要开会,那横竖都要叫他们部门那几个人,所以只要等她的下一步动作就行了。

    结果叶青青等啊等,一个上午过去了,魏简一点动静都没樱

    叶青青:“???“她去问林:“魏老师喊你开会没?“

    林比她还迷茫:“啊?什么?哪里有会?“

    叶青青:“没事,你忙你的吧。“

    她震惊了,所以魏简干脆连戏都不做一下,真的就把钥匙骗来开了她办公室的门拿了照片就完事了?

    那么问题来了,她为什么不用手机拍一下照片就走,而是冒着被发现的风险直接拿走照片呢?

    叶青青左思右想想不明白,迷迷糊糊的去吃了午饭,期间又和宽子他们确定了魏简真的没有召集开会,更加懵逼的回来。

    左右也没什么能做的,她便拿出毯子枕头,像往常偶尔做的那样,准备睡午觉。

    是闭着眼,但心里有事,她怎么也睡不着,正努力催眠自己,突然听到有轻微的脚步声进来。

    她以为是林,一般她们进屋看到对方在睡觉都会放轻声音,结果等了一会儿,却没听到林在旁边落座的声音,她有些疑惑,微微张开眼睛,恰看到魏简正转身往外走!

    “魏老师?“她下意识的喊了一声,“您有事啊?”

    魏简吓了一跳,转头看她,吁了口气:“哎哟我还当你睡着了呢,没事没事,你继续睡哈,我走了。“

    “……哦,”叶青青一眼扫过柜子,发现照片竟然回来了,心里了然,又有些好笑,这时候魏简已经走出去还帮她带上了门。

    她也睡不着了,干脆坐在那儿看了一会儿自己那张丑丑的照片,心想她就摆在那儿,魏老师拍张照不就行了,为什么还要干出拿走这种事?

    过了一会儿上班时间到了,黎老师发来问候:【东西找回来没?】

    叶青青:【嗯。】

    黎老师:【魏?】

    叶青青:【嗯。】

    黎老师:【我就,拿了钥匙要开会,结果一上午都没人开会,这傻大姐真的是随心所欲,装装样子也好呀。东西贵重吗?】

    叶青青:【她拿了我照片……刚才还回来了。】

    黎老师:【拿你照片干嘛?】

    叶青青:【我跟他公公在文艺社打过照面,昨我和唐冶吃饭跟她公公碰到了,他以为我文艺社的,大概现在让魏老师拿了我照片去认人了吧[笑哭脸]】

    黎老师:【哎哟,这个人啊,真是,我她中午饭也不吃人也不在,果然是回家去了。】

    魏老师家也离社里不算远,走走大概半个时,她经常借机锻炼。

    叶青青想不通:【她何必拿了照片让我发现呢,手机拍个照不就行了。】

    黎老师:【哎你也太高看她了,她微信都用不好的人,现在让她打电话脑子里就只有座机的,这么一个傻大姐,有照片么拿起就走了,怎么想得出拿手机拍一下的法子?】

    叶青青被服了,魏简不仅新东西接受慢,还时常以老派为荣,总自己只看得进纸质,连审课件ppt都要一页页打印出来的人,恐怕还真没那么灵活运用手机的脑子。

    “哎,”她叹了口气,回复黎老师:【您的对,而且她大概以为我们跟她一样马大哈,一张照片少了也发现不了。】

    黎老师:【哎,反正东西也回来了,你见招拆招吧。】

    叶青青回了个好,就作罢了,过了一会儿决定跟唐冶汇报一下,唐冶当然一点不意外,只是发个冷笑的表情,又道:【我爸出院了,现在在我工作室,我打算晚上带他吃顿饭再回去,你来。】

    叶青青:【你是不是把问号打成句号了?】

    唐冶:【跟我们吃饭需要问你同不同意吗?】

    叶青青:【当然!为什么还要吃饭?!你带你爸吃了回家不就行了?!】

    唐冶:【不一样,这次不一样。】

    叶青青抓狂:【哪儿不一样?!】

    唐冶:【吃了这一顿,你就不会再叫我大侄子了。】

    叶青青一脑门问号,大侄子?哦,她之前好像是这样喊过他,妈的,这都多久前的事了!要不要记那么牢,是不是有病病啊!

    她哭笑不得,只能讨饶:【我每次跟你就吃得要死要活的,咱能不能不吃饭!】

    【你完全可以坐在一边看我和我爸吃,又没人逼你,怎么你吃撑了都能怪到我头上来?】

    【……】

    叶青青已经放弃跟唐冶对线了,想赢简直是妄想,她决定在唐冶的淫威下努力自爱,决不能气到提前更年期。

    顺带还要保护自己的胃,今一定要少吃点。

    下午她埋头做了会儿视频,魏简忽然过来喊她,确切不是喊,她声音挺轻柔,表情诚恳:“叶,你要不过来一下?”

    相比唐冶的命令式请吃饭,上司的疑问式邀请反而更难拒绝,叶青青当即去了魏简办公室,和魏简一个办公室的宽子和高都不在。

    “门关一下。”魏简道。

    叶青青关了门过去,魏简又拉了一张凳子到旁边,拍了拍:“坐。”

    叶青青坐下,看着她。

    “哎。”魏简极为疲惫的叹了口气,“先恭喜你啊,找了个这么优秀的男朋友。”

    “额,谢谢。”叶青青等着。

    魏简似乎很纠结,木着脸看着自己的桌子,半晌没话,许久才道:“我也是想不明白,你不就一本书吗,出就出了,不出就不出,怎么就弄得那么麻烦?”

    “……魏老师,怎么了?”叶青青一脸无辜。

    “我实话跟你吧,因为唐冶他爸爸那本书的缘故,我们现在很难做。”魏简道,“我希望你能劝一下方凛,让他不要出这个书了,他写本其他的,我们一定帮他出出来,你看怎么样?”

    果然还是这回事,叶青青一阵心累,但她现在已经不会退缩了,她猜到魏简中午回家这段时间肯定被蒋志洲训了,这个怕老公也没什么主见的普通中年妇女现在肯定六神无主。

    是啊,在出版集团干了十多年,连一本破书的出版都拦不住,白瞎拼死拼活这么一个主任的称号。

    “魏老师,”叶青青道,“现在书出不出已经不是我的算了,如果一定要,那我倒是想替方凛问问为什么不能出他的书,我请教了很多专家,他这内容没有任何问题,除非……”她顿了顿,沉声道,“除非这本书的真凶看到了这书,怕有人翻旧账。”

    魏简不耐的皱了皱眉,居然没有听出叶青青的言外之意,但叶青青为自己做的铺垫还是要放,她笑了一声继续道:“当然,不会有人那么多事的对吧。”

    “所以你是坚持要出这本书了?”魏简直奔重点。

    叶青青打太极:“这事我决定不了了。”

    “你是唐冶女朋友,换句话讲是方凛的未来媳妇,你这点话语权都没吗?”

    虽然这话听着很顺耳,但叶青青还是觉得好笑:“那帮自己未来公公出书是好事,我为什么要拦着。”

    “你也不想想万一有人投诉这本书,对文艺社造成麻烦,也会影响到我们呀。”

    “魏老师,您这个弯绕得太大了,而且文艺社在做书方面比我们有经验多,他们行,那让他们上,出了事为什么要怪我们,而且,你们不是已经劝过了吗?劝了他们不听,之后凭什么怪到我们身上?”

    “哎,你不懂!”

    “是你不懂吧,魏老师。”叶青青头脑一热,怼了回去,“你肯定也不知道这书有什么问题,所以你服不了我,你没法服任何人。”

    魏简噎了一下,皱眉摇头,过了一会儿终于下了决心似的道:“你知道最近社里在讨论续签的事情,还有年终奖,本来我打算给你评优的,还想让你不要出去,可现在因为那两本书的事情,上面对你很不满意,你这样我怎么给你争取?”

    “不用争取了,魏老师,我没给社里带来什么收益,我也没脸评什么优,您公正对待我就行了。”叶青青觉得差不多了,站起来,微微点头致意,“反正我是问心无愧的,希望……希望阻拦别人梦想的人也问心无愧吧。”

    魏简张口结舌,叶青青其实完全没爽,但也觉得差不多了,心里很是畅快,转身离开。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