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碗一上来,博灵均就傻眼了。

    这尼玛也叫“大”,好像还不如茶碗大。

    他不禁深深地怀疑跑堂的叫李悬星收买了,专门给他放水。

    继而,小厮陪着笑解释道:“西洲的酒烈,上头快,就配三种规格的碗——两位郎君海量,今晚的客人中,还没人换这个碗呢!”

    博灵均掂起酒壶凑在鼻子下闻了闻:酒香浓郁,跟现代的白酒差不多,究竟能有多烈——再烈也比不过闷倒驴吧?

    虽然他是个海量,酒品也好,不过还是谨慎些。

    拿起酒壶刚倒了一碗,楚风便拦道:“殿下今天喝了汤药,不宜饮酒!”

    喝不喝呢——他看了李悬星一眼。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这样想着,他将碗中酒倾了一半到李悬星的空碗里。

    “我倒忘了,今日喝了汤药,酒量减半!七殿下别介意!”

    两人一个碗里喝酒,问题应该不大,假如真有毒,那就分你一半!

    主角坦然一笑,先端起碗喝了一口,道:“好烈的酒!”

    博灵均也跟着尝了一口:果真好辣,不过在可接受范围内。

    楚风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他认命地退到一旁,看着殿下作死。

    这时底下的古典交响乐奏完了,第一个名伶开始登台献舞。

    博灵均又跟李悬星碰杯,两人端着半碗酒,推杯换盏了老长时间,底下的名伶上到第六个,碗才见底。

    再看主角,脸颊泛起两潭春色,一双眼睛比平时生动许多。

    估计已经上头了!

    博灵均还好,有点儿晕晕乎乎,都是因为光喝酒没吃菜。

    他佯装醉眼朦胧,一指舞台上的名伶:“这位姑娘色艺双绝,远超他人。”

    李悬星歪头看看,冷笑道:“寻常颜色——殿下是不是看走了眼!”

    太子定睛一看:“哦,这还不美,七殿下眼光忒高了些……还是喝的不够,喝多了看老母猪都眉清目秀!”

    他拿起酒壶,又给李悬星的碗填满了。

    李悬星哈哈大笑,倒不拒绝。

    他抢过酒壶,给博灵均也筛了一碗。

    “殿下既说要尽兴,为何如此谨慎?”

    博灵均瞥了楚风一眼,感觉有点儿上头。

    李悬星道:“殿下喝个酒,还要仰人鼻息?”

    “仰人鼻息说不上——小楚都是为我好!”

    李悬星:“哈哈哈哈哈……敬小楚!”

    说是敬小楚,杯子却塞进了太子手里。

    楚风暗暗叹了口气,也不拦了——反正半杯也是喝,一壶也是喝,自己已经尽力——太子殿下自求多福吧!

    博灵均一推李悬星手里的杯子:“你这人不实在,光灌别人自己不喝……来走一个!”

    不由分说把那碗酒推到李悬星唇边。

    李悬星推辞不过,一扬脖子,咕噜噜都喝下去了。

    博灵均也不含糊,把手中酒一饮而尽。

    刚搁下空碗,就见主角双眼猩红,凶巴巴地给他倒满:“来,给我喝!”

    卧槽,看这状态,不喝就要打人啊!

    果真是酒品不好。

    太子殿下笑眯眯道:“好,好,好!我喝!”

    说完一口灌了下去,辣的直呲牙。

    千古一帝哈哈大笑起来,眼神狠厉。

    博灵均道:“该你了!不会喝不起吧?”

    李悬星怒目圆睁,赌气倒满一碗酒,一仰头就见了底……

    这时都有点喝红眼了,又要了一壶酒,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推杯换盏……

    再清醒时,他已经躺在东宫的床上,旁边围着二十来个宫女太监,一见他醒来,小穗子连忙递上铜盆,两个宫女用纤纤玉手托住他的背,让他的脸对着铜盆……

    博灵均哕了几口,啥也没吐出来。

    不过胃里的难受劲儿简直无法形容。

    还头疼。

    大脑一片空白。

    他皱着脸躺回床上,声音沙哑道:“什么时候了?”

    这么重的酒气咋上早朝!

    小穗子道:“殿下,晌午了!”

    WTF?

    这尼玛喝的不是酒,这是蒙汗药!

    他应激性地摸了摸自己的肚皮和后腰,还好没刀口——千古一帝没偷走他的重要器官!

    小穗子又道:“太子詹事已经跟陛下禀告过了,说殿下身体不适,今日不上早朝!”

    嗯,太子詹事的作用还挺大,遇到急事还能在皇帝那儿蒙哄过关!

    一想到自己的皇帝老子,他的头更疼了。

    静默十几秒,昨天晚上的记忆就到喝下第四杯酒以前。

    他吩咐道:“叫影卫楚风过来。”

    小穗子领命而去。

    博灵均又吐了三次,才觉酒气散了些。

    他坐起来喝了一碗蛋花汤,又躺回枕头里。

    睡懒觉的感觉真好,自从穿越到这个世界,天天起五更睡半夜,好辛苦。

    楚风今天不当班,半个时辰后才来。

    他站在床边例行公事行了个礼,一脸不满地瞪着太子殿下!

    博灵均自己也有点儿心亏,满脸不自在道:“昨天怎么了,你好像很担心?”

    楚风翻了个白眼儿:“那里西洲鬼市的商人很多,是属下过于敏感了!”

    西洲鬼市的商人——难道出土匪吗?

    博灵均一头雾水,不敢深问。

    于是换了个话题:“昨天我跟七殿下都醉了吗?他都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他听见楚风深长地呼吸了一口,才缓缓道来:“属下不知殿下跟七殿下有没有喝醉,后来七殿下带着殿下飞檐走壁而去,属下等追了三条街,不见踪影。不得已,只得请来姜侍卫长,仍旧寻找无果,最后报到郎中令那里,封了一片街区,挨家挨户搜查,才寻见您跟七殿下!”

    博灵均老脸一红——看来书上说的没错,李悬星喝醉后真的会乱窜……所以被找见时十有八九正爬墙头!

    空气凝滞了几十秒。

    他才不好意思地开口问:“那……在哪儿找见的我俩?”

    楚风清了清嗓子,脸上一片赤红:“启禀殿下,属下等在成太仆家西院找到了殿下和七殿下!”

    成太仆——还西院……

    看来真是爬墙头了。

    不过成太仆是谁?

    博灵均皱起眉头,佯装神智不清:“谁——成太仆?”

    楚风暗暗叹气……看来这位真是啥也不知道。

    他耐心解释道:“成太仆就是皇后的兄长,您的舅舅!”

    国舅爷?

    博灵均吓得一觳觫。

    他们爬的墙头不会是国舅千金成以琼吧!

    自己好像真有过给李悬星拉红线的念头!

    MMP,喝什么不好,非要喝酒!

    这回在成美人那儿把好感都败光了吧!

    太子殿下脸红脖子粗,羞赧道:“发生了什么……国舅……我舅舅他老人家……没苛责吧?”

    楚风清了清嗓子,无奈道:“当时成太仆情绪激动,说要去陛下和皇后那儿讨个说法……殿下您还记得吗?”

    完全没印象!

    他看着楚风,生无可恋道:“你就直说吧!”

    楚风给了他一个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眼神儿:“殿下您说要将成太仆的千金许配给大燕七皇子,所以先带他去见个面……您还要郎中令给他们证婚,要大燕七皇子写下聘书,签上大名,封箱供奉在成家先祖的灵堂……”

    博灵均打了个冷战。

    这尼玛……要了亲命了!

    “那……成家小姐看到了吗?”。

    楚风倒抽一口冷气:“成家小姐是被您扛出来的……当时还清醒着——成太仆打您的时候还帮着拦了一下……不过,后来听说要把她许配给大燕七皇子,就晕倒了!”

    博灵均:“……”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