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女人在床上睁开眼睛,望着天花板,房间里很安静,淡褐色的天花板上有深色的松木纹,照明灯发出温暖柔和的淡黄色光芒,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茉莉香味,这一切都很熟悉……在模糊与混沌中默予意识到这里不是医务室,而是她自己的卧室。

    在默予的记忆中,上一刻她还在通信塔塔顶的防风罩内,套着厚厚的铁浮屠,身上挂着工具箱,在零下一百多摄氏度的极端环境中修理天线,一声轰隆巨响眼前一黑,再醒过来时就躺在了自己卧室的床上,有点像是酩酊大醉一场喝断了片,她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长时间,但用脚指头想都知道自己肯定是在万分凶险的境地之中捡回了一条命……是谁救了自己?

    江子么?

    应该是江子。

    他跟自己一起出舱了,不愧是站长,真是靠谱。

    默予抬起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从胸口摸到腹部,没有伤疤没有刀口,没有插着管道与电极,更没有缺胳膊少腿损失什么零件,她完整无缺,就像是昨天晚上洗完澡后睡了一觉醒来,一切如常。

    可为什么自己的大脑思维如此迟缓?大脑里塞的仿佛是鼓胀的棉花而不是脑细胞,沉重笨拙,默予迟缓地思考自己为什么如此迟缓,能让一个人在短时间内患上奥茨海默综合征,应该是冷冻缓冲液的副作用,这状态跟自己当时从休眠中苏醒时一模一样……谁给我注射了冷冻缓冲剂?应该是那个庸医大厨……万凯给我注射了冷冻缓冲液。

    既然动用了冷冻剂,那么这应该是个大手术。

    这说明自己的情况很危险,伤势很严重。

    不是命悬一线,医生们不会轻易冷冻患者。

    默予轻轻地吁了一口气,她不知道自己出了什么事故,但在土卫六的舱外活动中,任何小事故都能造成致命的后果,好歹活过来了……不过冷冻液还有种很糟糕的副作用,默予这时记起来这一点,不出意外的话,这种副作用在几秒钟内就会出现。

    完了。

    想吐。

    “大白……”默予张口就想叫大白,忽然愣住了。

    房间里还有第二个人,柔软均匀的呼吸声就在她的身边,她之前居然一直没法发觉,真是老年痴呆状态,默予扭头,看到崖香趴在她的床边睡得正熟,脸颊压在手臂上,神情安然又恬静,时不时还咂吧砸吧嘴,纤细黑色的长发披散在肩头,口水流了一胳膊,那女孩不知道在这里睡了多长时间。

    “妞。”默予伸手推了推崖香,“妞,醒醒!醒醒!”

    “嗯……嗯?”崖香悠悠地醒转过来,吸了吸嘴角的口水,迷迷糊糊的,“默予姐你醒了……默予姐你醒啦!默予姐你醒啦!你还好么?有没有什么地方疼?”

    “帮我拿只呕吐袋。”默予指了指墙壁。

    “我昏迷了多长时间?”默予脱下身上的病号服,换上正常的工作服,崖香本来坐在边上兴致勃勃地旁观,但当默予脱下上衣抖抖肩膀,崖香就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深深恶意,她低头看了看自己,默默地扭过头去。

    “大概三十个小时了。”崖香回答,“你在修理通信塔上的天线时被冰火山的喷发击中,是站长先生把你救回来的,你伤得非常严重,万凯先生给你动了手术。”

    “你一直在这里陪我?”默予捏了捏崖香的脸蛋。

    “嗯。”崖香点点头,“我担心默予姐醒不过来了,站长先生把你救回来的时候,你看上去真的太可怕了,身上的铁浮屠都碎了,昏迷不醒,满身是血。”

    “可我这不是醒过来了么?”默予笑笑,抬起头叫:“大白!”

    大白没有回应。

    “大白被关掉了。”崖香说,“据说它出了非常严重的故障,可能会对站内的人生命安全造成威胁,站长就把大白关闭了。”

    默予吃了一惊,“大白被关闭了?”

    崖香点点头。

    默予很难想象究竟是怎样严重的问题能让站长决定关闭大白,大白是卡西尼站的控制系统,对每个功能模块都了如指掌,它比任何人都更了解卡西尼站,更擅长管理卡西尼站,也是唯一一个仅凭自己就能玩得转卡西尼站的ai,如果换成人工,想维持卡西尼站这样一个高度复杂的系统正常运转,需要一大批工程师。

    一旦大白被关闭,整座科考站的运行都会陷入困境。

    在当今的技术环境下,人工智能管理系统早已深入到每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与细枝末节,从出远门订机票到安排今天的晚餐菜谱,一切都可以交给专业的人工智能助理,对默予等人来说,大白的存在就与空气网络一样正常,大白不存在才是不正常。

    关闭大白就像是把卡西尼站内的空气抽干了一样令人诧异,默予提高声音多叫了几声大白,看到没有回应才相信大白是真的消失了。

    “其他人呢?他们都还好么?”默予从床上爬起来,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半,到后半夜了。

    “他们都在休息吧。”崖香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要不要叫大厨和站长先生他们过来看看?我觉得默予姐你的身体最好再做一个检查,要彻底没问题了才能放心。”

    “时间不早了,不要打搅他们休息。”默予嘴里咬着发带,把头发挽起来,“我自己去……崖香你如果困了就睡在我的床上吧,我去医务室看看。”

    崖香眼神一动,扑上来抱住她的腰,“我跟你一起去。”

    “怎么?不放心我?”

    “默予姐你现在是病号。”崖香嘿嘿地笑,“病号就要乖乖地听话。”

    默予捏了捏她的鼻子,崖香做了个鬼脸。

    两人离开卧室,走廊里空荡荡的,她们位于宿舍区,而医务室位于行政办公区,中间隔着大厅,默予和崖香推开进入大厅的门,忽然听到下楼的螺旋阶梯上传来动静。

    “嗯?刚刚是不是有人下楼了?”默予探头,“崖香你听到脚步声了么?”

    崖香点点头,她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确实有人下楼了。

    “是江子吧?这大半夜不睡觉跑下楼干什么?”默予有点好奇,也跟着下楼,她还想问问江子为什么要关闭大白,但两人走到一半,还没下到一楼,就听到楼下传来江子惊怒的大吼。

    “万凯!你……你在干什么?”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