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烈阳醇

黄老三感觉手中大钺嗡的一阵颤抖,差点把持不住,往前一看,只见大钺竟然被青袍人空手接住,心中大吃一惊,自己这大钺虽不是什么神兵利器,可也是锋利异常,而且自己这全力一劈之下就算是一座小山也能劈开,可如今竟然被青袍人轻描淡写地接住,黄老三连忙抓住钺柄往回拉,可是拉了两把却纹丝未动,顿时脸上冒出汗来。

青袍人哈哈一笑,手掌突然红,就见被抓住的大钺竟然被手上高温飞快得化成了点点铁水。

黄老三这下可吓坏了,心想,这人可不简单呀,看他的道行跟母亲差不多,我可不是对手。

青袍人看黄老三心生惧意,笑了笑说道:“哈哈,小友莫怕,我来此地并非是要跟你们拼个你死我活,只不过当年欠那万里青云一个人情,这次被他请来阻挡你们几日,更何况我从不爱与人动手,小友若是想分个胜负,那就与我比拼一下酒力如何?只要你能胜我,我马上让路。”

黄老三闻听哈哈大笑,说:“这你可找对人了,我黄老三平生最爱喝酒,来来来,把你的好酒拿出来。”

“哈哈,好,不过丑话说在前边,拼酒可以,但是一定要分出胜负,你若中途喝不下了认输,那就自己把命留下,怎么样?”青袍人笑道。

黄老三想了想,反正打是打不过他,还不如跟他比试一下酒量,于是拿定主意,说道:“好,就依你。”

青袍人笑了笑,右手抽出一把折扇,打开一拂,一只大酒坛凭空出现在桌子上,然后从袖中掏出一只酒盅放在黄老三面前。

“这么小的酒盅怎能尽兴,还是用大碗来吧!”黄老三不满道。

青袍人边斟酒边说道:“此酒名为烈阳醇,酒性最烈,阁下还是先尝尝再说大话吧。”

黄老三见他斟满,拿起酒盅说道:“哦?那就见识见识!请!”说完一口将酒喝下。

这盅酒一下肚,黄老三算是知道厉害,喝下去的时候觉得还不算太烈,等酒一到了胃里,一股邪火自下而上烧了起来,就感觉一团火气猛得冲到了脑袋里,整个儿脑袋嗡嗡作响,霎时间浑身上下的皮肤全都泛红,两只眼睛更是红得象要冒出血来,黄老三现在就象是在被火烧一样,浑身大汗淋漓。

只见那青袍人也拿起酒盅,轻描淡写地将酒一饮而下,脸色只是微微红了一下,便恢复了正常,然后拿起酒坛又把两只酒盅斟满。

“小友可是醉了?”青袍人笑对黄老三说道。

“谁说的,再来!”黄老三现在说话已经有些口齿不清西,说完拿起酒盅又是一口饮下,这第二盅酒下肚,黄老三顿时愣在原地,晃荡了两下,噗地一口鲜血喷出,两眼一闭摔倒在地。

见黄老三吐血摔倒,天佑赶紧过来把他抱起,口中喊道:“三哥?三哥?你没事吧?”

青袍人昂把酒喝掉,说:“放心,他还没死呢,能喝两盅烈阳醇还能不死,也算好酒量了,今天我高兴,你们把他抬走吧,哈哈,接下来谁来跟我比试比试?”

天佑把黄老三放到后边就要上去拼酒,郭世禧一把拉住他说:“师弟,不要冲动,咱们这里没人能比黄三哥还能喝,这人功法不俗,咱们不是他的对手,这样吧,派人把黄三哥送回三叉岭,然后请师父和黄奶奶拿个主意。”

十八子商量了一下,确实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派人送黄老三回岭,然后在青袍人前原地休息,青袍人意在阻拦,既然天佑等人没有进犯也就懒得管他们,自己又拿出一瓶酒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大概到了后半晌,一阵妖风急飞来,风头一转两个人从风中落下,十八子一看,原来不是别人,正是黄奶奶和小六,黄奶奶见黄老三被人灌晕,大军被阻住去路,连忙吩咐下人救治,然后便来亲自查看,小六听说挡路的人竟然把黄老三都灌晕,十分好奇也要来瞧一瞧,于是黄奶奶带着他赶了过来,十八子急忙上前给黄奶奶见礼。

黄奶奶挥手让十八子退下,躬身对青袍人说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黄梁老兄,妹子这里有礼了。”

“哈哈,原来是黄家妹子,有礼有礼!”黄梁老鬼连忙起身见礼。

“老兄向来清闲,不问世俗,今日为何要来趟鹰愁涧这混水?”黄奶奶问道。

黄梁老鬼叹一声气,说道:“唉,没办法,多年前欠那万里青云一个人情,那五毒神将在青云谷布置五方毒门阵还需要些时日,这次被万里青云请来阻挡你们几天,失礼之处还请妹子见量。”

“原来如此,看来老兄是不肯让路了?”黄奶奶说道。

黄梁老鬼哈哈一笑:“受人所托,忠人之事而已,我还是那句话,有谁能拼得过我的酒量,我马上让路,若是硬闯,我看在场的还没有一个是我的对手吧,哈哈!”

黄奶奶一咬牙,就要上前动手,旁边的小六突然伸出手来把她拉住,说道:“奶奶,让我上去试试吧。”

黄奶奶看了看小六,说道:“你有把握吗?你三叔只喝了两盅就成了那个德行。”

小六笑着说:“喝着看吧,现在咱们能不动手就不动手,留着力气对付万里青云。”

天佑走上前来对小六说道:“小心些,不要硬撑。”

小六答应一声走到黄梁老鬼面前,一抱手说:“在下嵩阳观天佑仆人小六,请赐教!”

黄梁老鬼见上来个年轻人,哈哈一笑:“后生可畏,哈哈,烈阳醇品尝一下吧。”说完把桌上的两只酒盅斟满,小六端起酒盅一口将酒喝下,顿时浑身似火。

“好烈的酒,难怪三叔喝了两杯就抗不住,看样子我最多跟他一样,这可怎么办?”小六心想,这酒下肚以后,时间越久反而酒性越烈,身上越来越热,口干舌燥,浑身血红,脑袋一阵阵的蒙,小六强打着精神看了看身上,一咬牙从挎袋里掏出一把匕,看准了左臂上的血管,右手用力一挑,血管中的血喷出老远。

“小六,你干什么?”天佑和黄奶奶喊道。(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