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述角色小田薄荷糖语丝很多很多的往事,我已无法启口……

    音乐看板

    月光下的城城下的灯灯下的人在等

    人群里的风风里的歌歌里的岁月声

    谁不知不觉叹息

    叹那不知不觉年纪

    谁还倾听一叶知秋的美丽

    早晨你来过留下过弥漫过樱花香

    ——高小松《月光倾城》

    我点开FLASH,《圣诞歌》的英文歌曲响了起来。

    荷音在一旁轻声哼着。

    FLASH画面中,有夜空里有闪烁的星星,覆盖着白雪的房子外面,静静地立着一个圆头圆脑的雪人,雪人带着一条鲜艳的红色围巾,瞪着黑黑的眼睛。

    片刻,夜空中热闹起来,一个又一个戴红帽子的圣诞老人不时拖着雪橇在天空中飞行,礼物也纷纷扬扬地洒落下来。

    雪人依然站立在那里。突然间,他闪闪眼睛,招手说:“嗨!我是小田,祝大家圣诞快乐。特别的祝福送给荷音、北北、宁檬、笠原、艾草、大头,嘿嘿嘿嘿——”

    我倒吸一口凉气:“不会吧!我就这矮胖的形象?而且,怎么笑起来特傻——嘿嘿嘿嘿……”

    荷音咕咕笑起来,突然又变成了尖叫,在她的叫声里,我看见一个巨大的彩色礼包不偏不倚,正好砸在雪人的头上,雪人像不倒翁一样晃了几晃,然后结结实实地跌倒在地上。

    “哈哈哈——”荷音笑趴在我的身上了。

    我哭笑不得。这就是北北从巴黎法发过来的圣诞礼物,怪不得她说是专门为我做的FLASH呢!

    机房外面,传来一阵又一阵喧嚣的声音,今天是2002年的平安夜,天黑之后,大操场要举行盛大的露天舞会。

    “跳舞去吗?”我问荷音。

    荷音没回答,她只是盯着电脑屏幕,脸上浮现出稚气的笑容。

    我很喜欢看她一个人这样笑着,于是就静静地在一旁看着她。荷音已经搬离原来的寝室,新的室友都是些可爱的女孩子,和荷音差不多。她们相处得很好,荷音也很快乐。

    她不止一次对我说:“小田,我是因祸得福。”

    我连忙说:“再也不要祸了,荷音!”

    真的,那种可怕的事,只希望上帝保佑不要再让荷音遇上啊。

    “小田,北北她……”

    荷音很奇怪地只说了一半的话。

    “北北她,她怎么了?”我问。

    荷音平时说话很少这么吞吞吐吐的,今天是怎么了?

    “她又聪明又漂亮,而且,还有一个条件这么好的家庭,我要是你,说不定会爱上她!”荷音笑吟吟地把她的脸转向我。

    我没答她的话,而是用力向空气中嗅着。

    “怎么会有那股味儿啊?”我问荷音。

    “什么?你又闻到薄荷糖味了吗?”

    我故意笑而不答。

    荷音连忙低下脑袋,使劲朝自己袖口里嗅着,“咦?我自己怎么就闻不到呢,奇怪……”

    我忍着笑,说:“不是呵,薄荷糖……变味了!”

    “变味了?变什么味了?”荷音认真地问我。我好喜欢她那副认真的表情哦,即使是受了骗,还是那么认真!

    “变成……变成酸味了呀,哈哈哈——”

    我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荷音没笑,她只是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我。

    等我笑完,她才以游移的语气说:“真的,小田,我早就想问你,为什么你……没有选择北北呢?她那么喜欢你!”

    我看着荷音,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她才好。

    “是不是……”荷音看看我,“当时我出事,你是出于同情,才……”说到这里,荷音差点就哭了出来,“小田,你看,我现在很好了,你再回头找北北,还行。”

    我温和地对荷音说:

    “荷音,你的问题,真的叫我很难回答。但我只想告诉你我的想法,我想啊,如果我和一个人相识的时间没有8年以上,那,和她谈恋爱,真是一件可怕又冒险的事情!”

    这时候,我又想点起一根香烟了。

    很多很多的往事,我已无法启口。那些青涩年代的心情,深深地、深深地湮没在我的记忆长河里……

    我只记得,我一直一直深爱着面前的这个女孩,这个薄荷糖女孩。即使她老了,薄荷糖的味道消失了,我还是,还是会深爱着她!

    荷音傻乎乎地望着我:“喔,我们认识,正好8年哎。”

    我笑。

    她突然又怀疑起来:“小田,你是故意逗我的吧?”

    我伸出手,关了电脑,拉着荷音的手站起来:“走吧,去露天舞会开心去!”

    荷音甩开我的手,就这样站在我的面前,用很认真的语气和神情对我说:“小田,我想告诉你,我在和别人谈恋爱的时候,时时还会感到很忧伤,甚至,经常躲着人哭……”

    说到这里,荷音的恋上掠过一丝阴影。

    我下意识地在荷音脸上轻轻地一拂,似乎想替她抹去阴影。

    “小田,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荷音执拗地问我。

    “恩?”

    “我当时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后来……后来,当你也考进F大之后,我才明白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那就是,我最爱的那个人,不是他,是你!”

    我想了一下,冲荷音点着头:“恩,这是肯定的,我相信。”

    接着,我冲着荷音笑:“这下,你该相信我那关于认识8年才可以爱的观点了吧?”

    荷音笑起来,拿她的小拳头轻轻地打我。

    我揽着荷音的肩膀走出去的时候,心里好快乐。

    露天操场上方,张挂着彩灯,把夜幕点染得分外美丽。

    音乐在响着,荷音拉着我的手,欢快地跑进人群。

    “小田,跳舞吧。”荷音快乐得像个小女孩,我又一次闻到甜美的薄荷糖气味,呵呵,感觉真好!

    可是我不会跳,为了让荷音开心,我和她跳了一支,拼命地踩她的脚,荷音一边跳一边大笑着,笑声像音符一样散落在这彩色的夜空里。

    “饶了我,你自己跳吧!”

    我连忙向荷音讨饶,自己退到了周围的人群里。

    荷音立刻被别的男生邀请。

    我站在旁边,看着荷音迈着轻快的舞步。突然,我的肩膀被人猛击了一下,回头一看,是笠原和大头。

    “小田,你玩失踪啊!”

    笠原责备我。我有点不好意思,晚上因为想跟荷音单独呆在一起,所以就没参加他们的聚会。

    “笠原,艾草呢?”我记得艾草下午就去了我们寝室找笠原的。

    笠原“啪”地点了一支香烟,旁边立刻有女生小声说:“耶!抽烟好讨厌哦。”笠原一听,连忙把打火机关上,香烟也乖乖地放进衣兜里去了。

    想不到美眉讲的话,对这家伙这么管用。

    笠原冲着我呵呵笑了两声,拍着大头的肩膀告诉我:“小田,为了抚慰大头那颗伟大而又孤独的灵魂。我和艾草今晚打算给他速配个女朋友。”

    大头破例没有回骂笠原,他只是一个劲地傻笑。

    笠原继续告诉我:“艾草马上就去把大头的女朋友找来了。”

    我有点哭笑不得。

    大头突然向我开口说:“其实,嘿嘿,我早就有点喜欢上她,所以,一直想找你帮个忙,可是,又开不了口,嘿嘿——”

    “啊?是我认识的吗?大头你怎么不早说呢!”

    我叫起来。

    “哎呀,你们都在这里呀!”是艾草那清脆的嗓音。

    我寻声望去,大为惊讶——和艾草站在一起的,竟然是羞答答的宁檬!

    原来,大头喜欢的女生是她。

    “这下好了,平安夜,我们都齐了——老公和老婆,嘿嘿——”

    笠原笑着大声说,引得旁边那两个刚才说他讨厌的女生咕咕地笑起来,笠原就更加得意起来。

    我看到大头乐得嘴都合不拢,一个劲地看着宁檬。在大头的注视下,宁檬幸福地低下了头,彩灯的光打在她脸上,闪闪烁烁的。

    “不过,还缺一个呀!那个北北,走之前不是和我们约好了吗要在平安夜想见吗……”

    笠原的吵吵嚷嚷声音在这热闹的夜空里漂浮着。

    记得北北离开F大的那天,我去她表姐寝室替她拿行李。拿了北北的大包走出来之后,我忽然发现自己把手套忘在她表姐寝室了,于是就回头去取。

    寝室的门虚掩着,我正要敲门,却听见里面的女生在议论北北。

    “你这个表妹,真是妖精!”

    这是一个陌生女孩的声音。

    “什么表姐表妹的,八杆子也打不着的亲戚,也来找我。真讨厌,我都烦死她了,还好她走了……”

    我很震惊——这是北北表姐的声音啊!

    我连手套都没拿,慌里慌张就走出了女生宿舍大门……

    “小田,那边出什么事了?”

    笠原跟艾草牵着手跑过来问我。

    我看见有一部分人流在朝操场东头涌过去。“走吧走吧,去看看啊!”从不甘于寂寞的笠原大声嚷道。

    我牵挂着荷音,东张西望地找她。

    “小田你找谁呢?”笠原不耐烦的声音。

    我朝身后挥挥手:“笠原你们先过去吧,我要找到荷音啊!”

    “荷音荷音,你心里只有荷音!向后转,你看是谁!”笠原不满地埋怨着我。

    我一回头,看到荷音双手放在身后,笑嘻嘻地站在我面前。

    “呵呵——,我刚才担心把你丢了呢。”我摸摸头发,对荷音说。

    “走吧,你们俩别肉麻了!”笠原催个不停,艾草只是看着我和荷音笑。

    “大头呢?”我发现少了大头,还有宁檬。

    笠原拽着我就走,“别管他们了,让他们甜蜜去吧!”

    我们跑到操场东面,听见人群围观成了一个圈,有人在鼓掌,大声叫“好”。

    “哇!别是圣诞老爷爷在表演脱衣舞吧?”笠原“嗖”地向上跳了一下,想看清楚圈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的话把艾草和荷音差点笑倒。

    “哇塞,你们别笑,我还真的看到一个圣诞女人在跳舞呢!”

    笠原站住了脚,认真地对我们说。

    我不知道他哪句话是真的。这两天他就已经够抽风了,到处给熟人发那种“生蛋快乐,生蛋快乐,猪你生蛋快乐”之类的EMAIL.

    这时,前面有几个人挤了出来,我和笠原二话不说,推着荷音和艾草就及时向里面挤,终于看到了笠原描述的“圣诞女人”。

    只见亮着彩灯的圣诞树旁,一个戴着圣诞老人的红帽子的女孩,穿着一件圣诞老人的短上衣,和一条带着白色毛边的红色短裙,伸出性感颀长的大腿,正在和一个年轻的洋人跳吉特巴,欢快的节奏,使她头顶帽子上那颗小尖球幅度很大地跳跃着,可爱至极!

    “哇,这是谁?简直要让人喷鼻血哎!”

    笠原悄悄地对着我的耳朵说。

    我却怎么觉得这个圣诞女孩似乎在哪儿见过一样,真是奇怪的感觉。

    那个洋人是个英俊的欧洲人,难道是我们学校的外教和他女朋友吗?唔。这个女孩看起来是东方的面孔,但行为却很像西方人哦!

    女孩这时转过脸来,我分明看到了一张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

    “北北!”

    四个人一起异口同声地喊起来,有掩饰不住的惊奇和喜悦。

    天哪,古怪精灵的北北,竟选择以这样的方式来和我们见面!

    北北牵着洋人的手跳到我们面前,才停了下来,围观的人群意犹未尽地开始散去。

    “HI!”北北和我们打着招呼,似乎,我们是天天见面的老朋友一般,“这是我的男友,中国名叫皮皮!”

    “HI!你们好。我叫PETTER,不过,你们可以喊我皮皮。”皮皮用生疏的中文结结巴巴地说。

    “皮皮?怎么听起来像在说屁股哦。”笠原小声嘀咕着。

    女孩子们一听,都咕咕地笑起来,包括北北。这时候我看到北北耳朵上,竟挂着两个雪橇图案的耳环,笑起来竟然一晃一晃的。

    北北见笠原不停地打量她的腿,就解释说:“别替我冷,我穿了羊毛袜。这是冬裙!”

    笠原说:“不是啊,我是觉得你的腿好性感,让我和小田要喷鼻血啊!”

    刚说完,笠原的脑袋就挨了艾草一下,荷音在一旁叫好。

    我们几个人相拥着一起走向我们的寝室。往事不再来,但我们却永远不会忘记,因为其中有我们的青春、友谊、爱情、眼泪和欢笑!

    [全文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