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农夫 第023章 女人痛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陈寡妇扶着王超到一旁大石头坐下,王超给自己按摩,丹田灵气涌出,在掌心吐出,一按摩在脚踝上,迅速消肿,很快疼痛没了,而且崴伤恢复如初。

    “神了,王超,你这手法真神奇。”陈寡妇看着惊喜连连。

    轰隆!

    天空不作美,突然一声惊雷,转眼倾盆大雨降下来了。

    王超一见不好,急忙脱了外套给陈寡妇头上披去,然后四下看看,见远处有个山洞,忙拉着陈寡妇去山洞内避雨。

    两人虽然极力奔跑,但还是淋湿了,陈寡妇还好,有王超的衣服挡着,王超可就惨了,全身上下都浇透了,好像一个落汤鸡。

    “阿嚏。”王超受凉,打了个喷嚏。

    陈寡妇紧张问道道:“王超,你没事。”

    “嫂子,我没事,你等一下,我生个火,烤烤火,就不会冷了。”

    王超急忙在洞内看看,发现这洞内干草不少,倒是方便他生火。

    生了火,两个人对着火烤,浑身暖洋洋的,舒坦了不少。

    陈寡妇目光莹莹的看着王超,见他一心为自己,心里有着说不出的甜蜜。

    陈寡妇忍不住说了句:“王超,你要是早生几年该多好啊。”

    王超没听清楚,问道:“嫂子,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陈寡妇支支吾吾起来,突然她小腹一阵刀绞一般的疼痛袭来,她捂着小腹暗道不好。

    “啊呦。”陈寡妇一声痛叫,叫王超一惊的,他忙关切问道:“嫂子,你怎么了?”

    “没事,一会儿就过去了。”陈寡妇羞耻的回道,她捂着小腹,那脸色越来越煞白。

    王超瞧了,一开始还不知道什么,不过很快他鼻子就嗅到了一丝血腥味,通医理的他很快就明白过来,嫂子这是身上来事儿了。

    陈寡妇痛不欲生,心里更是恼火不已,这该死的东西,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来。

    王超也着急,眼下两人被困在山洞内,他到哪里去找干净衣服给陈寡妇,另外还有红糖水驱寒,那也没啊。

    看着陈寡妇痛的那小脸白的和僵尸一样,王超着急的不行,忽的他想起了一套推宫过血的按摩手法来。

    于是立马对陈寡妇说道:“嫂子,我会点按摩,按摩可以让你不那么疼痛。”

    陈寡妇现在痛的上吊的心都有了,一听可以减轻疼痛,二话不说问道:“你要嫂子怎么做,要我躺下吗?”

    “不用,你就坐直了身子,我要开始了。”

    王超双手猛的搓揉,直到一阵发热后,伸手按在了陈寡妇的后腰上。

    当热乎乎的掌心触及她后腰那一刻,虽然隔着衣服,但陈寡妇还是感受到一股灼热,不禁浑身一颤,腰挺了起来,问道:“怎么这么热?”

    “我在给你按摩,看看能不能帮你疏导气血,你别动啊,马上就好。”

    王超谆谆告诫着,双手开始按摩,帮她推宫过血。

    王超丹田导气,此刻这手心上的温度要比常人高出许多,一番抚摸下来,陈寡妇只觉得腰间有一股暖流窜动,很舒服,顺着血液汇入她的小腹中,很快她的痛经缓解了,再等一会儿,居然不疼了,她整个人立马轻松了。

    陈寡妇忍不住起身,扭动了下腰肢,诧异道:“我怎么不疼了,好神奇的按摩,王超,谢谢你啊。”

    王超擦着额头冒出的大汗,咧嘴笑道:“只是暂时的缓解,嫂子,你过来,我来给你把把脉。”

    陈寡妇回道:“我没啥大事,被你这么一按摩,我都觉得自己一下子全好了。”

    王超一听这话,不禁皱起眉头,教育两句:“嫂子,讳疾忌医可不好,你事先没有准备,可见你经常性的月经不调,还伴有这么严重的痛经,我怀疑你有隐疾,还是给我把把脉,查一下的好。”

    “啊?”陈寡妇吓了一跳,有些怀疑,但是看王超说的严重,她心里也毛了,忙坐下来伸出了左手。

    “王超,我不会生什么绝症吧。”陈寡妇不免担心问道。

    王超没有吱声,而是如坐堂的老大夫一般,端坐着为她把脉,双目紧闭,凝神聚气。

    陈寡妇一见他这样,也不敢打扰了。

    很快,王超睁开了双眼,双目炯炯有神,两道精光直窜陈寡妇的脸上的。

    陈寡妇被盯的浑身一哆嗦的,吓的不轻。

    好到王超的目光来的快,去的也快,很快他就收手道:“嫂子,你除了月经不调,常常伴有痛经,平常是不是时不时的感觉下腹痛,有时还会发热,带下混浊带臭味,腰酸,眩晕、耳鸣、脚软、出汗、食欲不振、神疲乏力、失眠多梦等症状?”

    这些女人家的私病陈寡妇可从来没对人说过,但是王超却一语中的,这实在是叫她太震惊了。

    “我是不是真得了绝症?”陈寡妇惶恐不安极了。

    王超摇摇头道:“绝症谈不上,就是有些麻烦,你这是月痨症,嫂子,你以前是不是打过胎?”

    陈寡妇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眼泪瞬间填满了眼眶,眼看就要哭了。

    “嫂子,你别哭,别哭,这病没那么难治,有我在呢,我保证把你完完全全的治好。”

    王超见不得她哭,忙劝说安抚起来。

    陈寡妇擦着眼泪抽咽道:“嫂子不是担心自己的身体,而是在哭我那未出生的女儿,哎,王超,既然你什么都看出来了,我也就不瞒你了,我婆婆巴孙子巴的要紧,上次我怀孩子的时候,让我那死鬼男人带着去城里做了个B超,发现是个女娃后,硬是逼我打了。”

    陈寡妇说的伤心不已。

    王超听了也是添堵,计划生育之下,很多农村人家为了要个男娃,不惜拿妇女的身体健康做代价,也是苦了陈寡妇这样的广大女性了。

    王超安抚了好一阵子,陈寡妇心情才有所好转。

    陈寡妇问道:“王超,嫂子的病真的能治好吗?其实我也想通了,这都是报应,是我害了那孩子,活该痛苦一辈子。”

    王超忙道:“嫂子想开点,你的病其实也没那么严重,我有办法治好的。”

    陈寡妇着急问道:“什么办法?”

    王超说道:“吃我一剂方子,然后再用药茶慢慢调养,不出半月就应该没事了。”

    “真的?什么方子,你快说。”能治好,陈寡妇自然是高兴的。

    王超当下说道:“药方用地丁4钱,蚤体3钱,虎杖6钱,当归5钱,川楝子5钱,延胡索10钱,川芎5钱,银花12钱,连翘10钱,蒲公英10钱。

    茶方用一块二十年生的灵芝,每天切6钱,当归10钱,川弓5钱,红枣红糖若干以沸水冲服。”

    这些都是常见的药材,但是陈寡妇学识浅薄,听的云山雾里的,着急道:“王超,你说的什么啊,嫂子记不住诶。”

    王超挠挠头,笑道:“没事,等会儿雨停了,咱们回城里一趟,我去给你抓了药,咱们再回村。”

    “嗯。”

    暴雨来的快,去的也快,一会儿就停了。

    看着停雨放晴,陈寡妇若有所思,她多么希望这雨一直不要停,就把他们困在山洞内。

    但是想到自己的病,她决心再推迟一下自己的心思,等病全好了,再……总之来日方长,以后有的是机会。

    二人返回了城里,按方买了药材,天色也不早了,这时候赶回村里,只怕要天黑了。

    于是王超提议再住一夜。

    陈寡妇也觉得夜路不安全,就答应下来,不过不肯住大酒店。

    但是王超哪里舍得她吃苦,硬是拉她去了大酒店住下,然后再去请她到餐厅用餐。

    “王超,这太浪费了,钱不是你这么花法。”

    陈寡妇舍不得钱,王超却道:“嫂子,别和我客气,钱赚来就是花的,要是不懂得享受,死守着钱,那不成了守财奴啦。”

    陈寡妇笑了笑,不过心里还是不赞同王超这么破费。

    两人点了几个精致的小菜,有说有笑的吃起来。

    “老王,你看看我今天给你带来什么好东西,你看了准保吓一跳。”忽的王超背后的一桌传来了声音,王超好奇的扭头看过去。

    这一桌坐着两个人,都是四十多岁,一人带着金丝眼镜,身体有些发福,另一个有些干瘦,手里正打开一个盒子,盒子打开来,他开心笑道:“老王,你看我这件宝贝如何,玉璜诶,好东西吧。”

    王超对那盒子中的玉器顿时来了兴致,听这干瘦人介绍起来,他终于认识了什么叫玉璜。

    玉璜顾名思义就是玉器,他的形体可分两种,一种是半圆形片状,圆心处略缺形似半璧;另一种是较窄的弧形。一般玉璜在两端打孔,以便系绳佩戴。

    商周以后,玉璜逐渐形成具有礼器和佩饰的两种作用。

    新石器时代的玉璜流传至今极为罕见,大都只能见到一些河姆渡文化和良渚文化时期玉璜,往往兽面大于玉璜、饰纹已有多层次的浅浮雕兽面纹,兽面周围饰有精细的复杂阴线,河姆渡文化的玉璜体积小,厚度大,石质也远逊于良渚文化的玉璜。

    眼前的这尊是个双首合体龙形谷纹玉璜,龙嘴微张,椭圆形目,小耳后竖,上吻长而宽大,末端上卷,下吻短粗。

    眼前的这尊玉璜,乍看下,必然能够叫人吃惊,认为是一件文物,不过王超的双眼透视一看,很快便发现上面有一団黑气在,这是一件赝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