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农夫 第130章 七日为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王超目眦欲裂,双目殷红的瞪向李宝发,此刻他身上的气势冲天,隐隐有煞气破体而出,气势直压李宝发。

    李宝发被他这么一瞪,只觉得自己好像在大冬天里裸奔,浑身上下直冒冷汗,吓的不轻。

    林思月忙去拉王超的手臂,一个劲的拉着,深怕王超突然冲上去揍人,半晌,王超身上的煞气收敛了起来,拍拍林思月的手,示意她放开。

    林思月瞧着他怒火收敛,稍稍定下心神,慢慢的放开了他。

    王超喝了一口酒水,开口道:“李宝发,你说我诅咒你,不信我给你断的命是吧。”

    “老子还就不信了,装神弄鬼的东西,哼。”李宝发心里一阵发虚,不过脸上则是硬装强硬道。

    王超冷道:“既然你不信,那咱们何不打个赌,就以七日为限,我给你算一卦,七日内若是应验,你则需披麻戴孝去我家祖坟上三跪九叩致歉,全村人都要在场观摩,若是不灵,我王超此生再不断相,这个赌,你赌不?”

    王超双目炯炯有神的盯着他,李宝发心里一阵发虚,其实他有些信命的,不过也不全信,到底是念了几年书,对迷信一说不是太信,王超这么咄咄逼人,他也火了,拍着桌子喝道:“好,我赌了,小子,我还就不信你能给我算出什么好歹来。”

    林思月急忙板下脸阻拦:“不许赌,世事多变,即便王超说中了,你去刻意改变这些日子的生活,只怕也要变得不准了。”

    王超则说道:“不碍事,我把卦相写在纸头上,让人保管七天,七天后再打开来看,这样可以做到两厢公平。”

    一听王超这话,林思月暗叫糟糕,吴村长道:“这个法子好,我来保管卦相,王超,你写吧。”

    王超拿纸笔写下了卦象,摺好交给吴村长,道:“今天这顿酒席不用吃了,改日吧。”说完拉着林思月便走。

    春婶瞧了,忙叫春嫂挽留,春嫂追出了门拉着王超胳膊道:“王超,嫂子求你了,留下吃了这顿饭,俺还要感谢你救了小宝一命呢。”

    王超甩开她的手,不给她好脸色道:“你作为一个母亲,今天早上没有照看好孩子,是你失职,不守妇道也就罢了,却找了李宝发这种畜生做相好,亏得孙春哥为了你去外打工,拼死拼活的为了你这种女人,真心不值。”

    林思月知道王超脾气上来了,急忙拉走了他,春嫂呆呆的站在原地,傻眼了。

    “他怎么知道我偷人的事情,该死的李宝发,你干嘛得罪王超啊,这事要抖出去,叫我以后还怎么做人啊。”春嫂心里叫苦,寻思着估计是王超算到了什么,这才把她丑事抖出来,眼下她着急该如何善后。

    “吴娟秀说过王超这人好色,去和他睡一下就可以堵他的嘴了,要不我也去和他睡一下,听说他下面大的很,说不定还能满足我呢。”春嫂这时候猛然醒悟,心情顿时大好,扭着小蛮腰进屋。

    “人呢?”春婶皱眉问道。

    “人被气走了,我怎么拉都拉不住。妈,咱们吃饭吧。”

    无奈,四人还有一个孩子坐下吃饭,李宝发心里记挂着卦象,忙冲吴村长道:“那张卦象呢,拿出来打开我瞧瞧。”

    吴村长也没有犹豫,拿出来打开一瞧,一看内容,一桌子的人都傻眼了。

    “狗日的吴村长,老子知道你会出卖我,不过我也不怕你看呗,李宝发七日之内必犯火灾,避无可避。”

    “丝!”一桌子的人无不倒吸一口冷气,这也太神了吧,连吴村长会出卖他都算计到了。

    这四人中,李宝发现在在心里最发虚,他真怕自己遭了火灾,寻思着回家后一定要小心灶台之类的,心里有着这事情,吃饭都吃的食不知味,草草了事。

    王超去了林思月住处,一路上没少被林思月唠叨训斥,王超全当耳旁风,只是一个劲的嬉笑,这模样看的林思月气鼓鼓道:“懒得说你了,半点都听不见的样子。”

    “你就觉得我一定会输?”王超淡淡问道。

    “这不摆明的吗,不说你算的准不准,就是准了,你把卦象交给了吴村长,他不掀你底那才怪了。”林思月一阵气闷回道。

    王超呵呵笑道:“不碍事,我早就料到他会打开看,而且我知道李宝发一定会回去做好准备,可惜这次他注定要做一次纣王了。”

    “你啥意思?”林思月立马察觉王超话里有话。

    王超慢慢解释道:“古时候,商纣王看中妲己,大臣集体反对,便请周文王算了一卦,纣王于是便和他打赌,周文王算到宫殿大火,纣王于是下令不准明火,可最后还是烧了宫殿,有些事情,是注定好的,如果不懂得改势的法子,只会作茧自缚,明明是个坑,还拼命往下跳。”

    林思月眉头微微舒展,疑惑问道:“那你给李宝发算的什么卦啊?”

    “火灾,我料定他七日内必有火灾。”

    “这么准?”林思月有些不信。

    王超挠挠头,苦笑道:“是不太准,如果我本事再强点,说不定就可以算到时辰了,可惜相术传到现在,很多高深的东西都失传了,我也就能够算个大概。”

    “这还不厉害啊,如果真的发生火灾,你可就出大名了,只怕日后村里再也没人敢惹你了。”林思月寻思道。

    的确如此,一位相师,他的话可是字字珠玑,谁喜欢被一个神算子道出什么灾厄来,即便不是真的,可也会受番惊吓,整日里提心吊胆着,只盼着他能够说些好话,别整的人太惨。

    “对了,你是怎么看出他会遭火灾的?”林思月不解问道。

    王超挠挠头,理了理思绪,道:“这个涉及一些相术,简单的说吧,人面依据不同的部分可以分为无数的区域,我只不过是看出了他面部一百三十部位其中两个地方的气色而已,分别是准头横列十一位中第五位宫室,承浆横列中的第十位道路部。这两个地方的气色一个昏暗,一个犯火红,这是有火灾的征兆。”

    林思月听着一堆的术语,头一阵大,无力问道:“你说的这都是哪里啊?”

    王超拿手指从自己的发髻中央划到自己的下巴处,道:“从我头顶这里开始,到下巴上面点,便是面部中央十三部,依次顺序分别为天中,天庭,司空,中正,印堂,山根,年上,寿上,准头,人中,正口,承浆,地阁,再从这十三个部位横向扩展,便可以划分出我刚刚说的部位来,这些地方左右对称,一共有着一百三十部位。思月姐,你不懂相学,这些东西听听也就可以了,不必去深究。”

    林思月冲王超竖起大拇指,佩服道:“我现在才知道相术也是一门学问,光这么多的名词就够人记的了,没想到你居然记得这么清楚。”

    王超有些自豪,嘴角扬起一丝弧度,林思月瞧了,狠狠的冲他泼来凉水:“不过世事无绝对,即便你本事再强,但是也会有马失前蹄的时候,所以我以后不许你做今天这么绝的事情,你还年轻,凡是得为自己留条后路,知道吗?”

    “晓得了。”王超点头,心下也暗暗告诫自己,今儿是怒气上头,又喝了口酒水,这才发昏说了斩钉截铁的话,暗道日后绝不可如此沉不住气。

    坐了会儿,吃了饭王超便离开了,途径村长家,瞧到院落内吴娟秀在一个人在抱孩子,便停下了脚步,嘴皮子有些发干的王超又起了喝奶水的心思……

    王超的目光很火辣,吴娟秀很快便察觉了异样,一见门口的王超,面色顿时复杂了起来,原本她是想和王超发生点什么的,可王超偏生在要发生关系前把她公公扒灰的事情给抖了出来,虽然只有她家人知晓了这事,但是也让她心生怨恨了,虽然心里发恨,但是她还是忍不住想和王超来那么一次,欲火难平啊。

    二人就这么对视着,良久,倒是吴娟秀先开口道:“王超哥,屋里坐会儿吧。”

    王超诶了一声忙进屋去,吴娟秀把孩子放回房间摇篮里睡觉,出来给王超倒茶,王超眼巴巴的瞧着她饱满的胸口,那被衣服束缚的俩团几乎要破衣而出,看的他直吞口水。

    “王超哥,喝茶。”吴娟秀哪里会瞧不见王超的目光,羞红着脸把茶往他身前推了推。

    王超推开茶杯,道:“我不要喝茶,我想喝你这个。”

    手指戳来,吴娟秀羞臊的后退一步,没让王超的手胡来成,王超一瞧她居然躲开,不喜道:“躲啥啊,又不是没喝过。”

    “别……别在我家成不?”吴娟秀双手捂胸口,一脸难为情道。

    王超上前,一把搂住了她,贼笑道:“我还就要在你家来,你不是一直想要和我来那么一次嘛,今儿我就满足你。”

    王超拉她进屋,吴娟秀半推半就随他进了屋,她只觉得异常刺激,在自家偷情,当着她还没满周岁的儿子,心里头那个滋味别提有多害臊了。

    王超急忙去拉扯吴娟秀的衣服,吴娟秀知道已经躲不开了,索性拍掉他的手,嗔道:“我自己脱,你也脱啊。”

    “好嘞。”王超急忙把自己脱了,吴娟秀也脱好了……

    打了一炮后,王超穿上衣服要走,吴娟秀赤裸着身子拉住道:“王超,再来一次嘛?”

    屋外突然响起了吴村长的喊声:“娟秀,在屋不?”

    王超和吴娟秀都吓了一跳,毕竟这是偷情,被人撞见了不好,王超急忙压要爬窗出去,吴娟秀急忙拉住他,冲床底下指了指,意思是要他先躲进去。

    王超瞧着没地可躲,只好钻床底下,床底下的灰不少,呛的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娟秀,你干嘛呢,怎么不应我话啊。”吴村长急忙推门进来,吴娟秀正好已经拿毯子盖住了自己的身子。

    “打喷嚏感冒了?”吴村长瞧她一头的汗水,还道感冒了,伸手在她额头上一摸,凉凉的,诧异问道:“不热啊,你干嘛呢,这大热天的裹什么毯子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