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农夫 第100章 我也无赖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王超看向龟缩在最后的张大业,张大业吓的手里的火把都扔了,扭头便冲屋外跑去。

    王超啐了口吐沫,骂道:“什么东西。”

    王超拿绳子把这些闹事的人都给捆了,闹出了这么大的阵势,村长吴村长很快知晓了,急忙带着人感来,看见一院子的狼藉,一群人被捆在地上哀嚎着,而王超铁青着脸坐着看月光,大伙都是一怔。

    吴村长小心翼翼的上前问了句:“王超,你没事吧?”

    王超收回目光,冲吴村长冷冷盯来:“你怎么才来?这群王八蛋刚刚要和张大业一起烧我家的时候,你们死哪去了,这会儿出了事情舍得来了啊?”

    吴村长被骂了一通,脸涨的通红,忙道:“你消消气,这事情不赖叔,谁知道你和张大业突然闹翻了,好了,你人没事就好,这些人就交给我们处置吧。”

    “不成,我南坡下的地正缺人手挖渠呢,这群王八羔子敢来我这闹事,就给我好好呆着吧,顺道帮我把沟渠挖好了。”

    王超说的轻巧,吴村长可急了,忙劝说道:“王超,别闹了,这些人都是外村人,咱们扣着不像话,闹大了,吃亏的还是咱们,你还是把人放了吧,让他们赔点损失好了。”

    “那可不成,我这屋子能赔几个钱啊,还是让他们去挖渠道好了,就这么定了,人你给我看好了,我困了,去睡觉了,明儿个要是少了一个人,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啊。”王超打了哈欠,转身就要进屋。

    如果真的扣下这些人,事态很可能发展为俩个村集体斗殴,吴村长气的直跺脚承诺道:“人我给你放了,那沟渠的事情我出钱出力帮你挖这总成了吧。算老子倒了八辈子血霉,怎么就摊上你这么个小兔崽子。”

    如果是以往,吴村长才不会如此迁就王超,可眼下有求于人家,这马屁得拍好才是。

    王超得意的哼了哼,一口答应下来,转身就要回屋,忽的想到了什么,忙回头问道:“张大业那混账东西呢?”

    “跑了,他闹这么大阵仗,找外村人欺负同村人,被我们知道了,还不被打断狗腿,哪还有胆子再待下去,连夜就跑了,狗日的,算他识相。”

    不出意外,张大业这辈子都不敢再回村里来的,他这样子,正应了王超给他批的命格,少情急躁,日后必定年老无所依,六亲不认,注定孤苦一生。

    王超冷哼一声:“小人一个,不过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妈妈的,我这乱糟糟的,是住不了了,他砸了我家,我就去他家住,吃他家的,喝他家的,睡……谁他妈要是不准我去,我就和谁急。”

    王超差点就说漏嘴说出要去睡人家媳妇的事情,不过村里人哪个不八卦,王超都要去赖那小子家了,还能放过他媳妇吗?

    在场的人无不暗骂这小子够坏的,张大业找王超晦气,也算他自讨没趣,怨不得人。

    吴村长瞧王超说的正经,诧异问了句:“你小子不会是想睡了张大业媳妇吧?”

    这话一出口,顿时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有几个人嘴角直抽,直憋着笑意,暗骂这老色鬼好不知场合,居然就点破了这事情。

    王超冲他狠狠瞪了一眼,道:“要你多管,你要是喜欢那骚货,你去睡好了。”

    一句话顶的吴村长没了脾气,王超收拾了东西就冲张大业家而去,村里的这些人个个瞧着热闹,起哄着跟着后面帮王超撑场子,那叫一个热闹,几乎家家户户都知道王超要赖张大业家去。

    “大业媳妇,你快跑吧,王超说要来睡你。”邻居忙来通风报信,已经忙做一团的聂小小听见这话,浑身一惊,羞的脸一下子红晕起来。

    “这小子真有种,天呐,他这是要睡我吗?”聂小小脸上泛起晕红,心里极度愿意王超来,不过这事情可不能真发生了,不然可就真没脸见人了。

    “张家媳妇,王超要来赖你家啰。”门外响起了哄笑声,院门被推开,王超阴沉的脸印入聂小小的眼帘,她惊的一声叫道:“你……你想干嘛?”

    “不干嘛,你男人砸了我家,我没地方睡觉,借你家凑合住下,什么时候张大业把欠我的债还清了,我便走。”

    王超玩屋内一坐,聂小小心里是欢喜的不得了,脸上则是要佯装出一副担惊受怕的模样,为难的看向吴村长。

    “村长,你倒是帮我说句公道话啊,一个大男人住我家,这不合适啊。”

    吴村长猥琐的目光在聂小小的胸脯和翘臀上狠狠扫了俩眼,大口吞咽几口口水,劝说道:“大业媳妇,这事情要我说是你家那口子做的不对,不就是几根树枝嘛,孩子无知糟蹋了些,也就几个钱的事情,他却要勒索王超,换了是我,我也赖你家,嘿嘿。”

    “无耻。”这是大伙对吴村长的印象。

    王超打着哈欠道:“大伙都散了吧,这事情明儿个咱们再论,今晚就让我好好休息下吧。”

    “不行。”聂小小急忙拉住要走的村长,喊道:“王超绝对不能赖我家,他这要住下,我以后咋还有脸做人啊。”

    吴村长很享受被聂小小拉住胳膊,有些犯贱笑问道:“那你说这可咋办?我可没本事把这位爷给拉走,谁叫你家那口子砸了人家的屋,害人家没地睡觉。”

    “我赔钱,赔钱还不行吗?”聂小小急的直跺脚。

    “成,连带欠我的十万块,一并还我十三万,钱给了我,我就走。”王超也不要多,张大业勒索他三万,他就反要回去,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聂小小急了,急的直想哭道:“我哪有那么多钱,那死鬼自个跑了,还把家里的钱都卷了,我就剩下一万块度日子,都给你,我还咋活啊。”

    王超翘起二郎腿,道:“聂小小,今儿这事我原不想闹到这田地,既然张大业拿果园和我过不去,那我也不罗嗦了,如果你没钱还,那这果园我有权收回去,在法律上,这事我也占理,要怎么弄,你看着办吧。”

    这么一说,聂小小不开心了,她原本还想趁机和王超来几天露水情缘呢,可谁成想王超是来要债的,要钱没有,要命一跳,她索性撒起泼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你这挨千刀的,趁着我男人不在家,就想欺负我这个女人是吧,你欺负啊,要钱没有,要命一条,有胆子你来要啊,来啊。”

    聂小小拍着胸脯,一副不怕死的模样,她胸口俩团肉被她手拍的直颤,看的不少村民直吞口水,眼睛都直了。

    对于撒泼的女人,王超可不怕,村里这种女人见多了,他冲聂小小冷笑道:“你别和我这装蒜,不是我为难你,实在是你家那口子逼人太甚,几个树苗被孩子糟蹋了,就找我晦气,要不是我护理着果园,这园子早就被大水冲了,张大业他妈的不说我一句好,反倒处处和我刁难,恨不得赖我的钱,这果园今儿我收定了,转包协议呢,拿来,别和我说被带走了,张大业那混蛋游河跑的,我还就不信他能把这一纸合约带走。”

    聂小小不哭了,眼珠子死死的瞪着王超,王超冷冰着个脸,就是不给她好脸色看。

    旁边人劝说道:“大业媳妇,听俺一句劝,张大业这是犯了众怒了,居然伙同外村人来欺负自家人,这事情真要闹大了,他可是要进笼子的,还是快把果园还王超,不然真掐起来,你到时吃亏的可不是这点小钱了。”

    聂小小听着气恼不过,嚎叫道:“要还果园也成,把之前你拿走的十万块拿来,咱们俩清。”

    她神气活现的盯着王超,认定了王超没钱还。

    王超还真是没钱,为难的看向村长,吴村长正愁没法子圈王超那果园呢,忙道:“这钱我出,不就是十万块嘛,明儿我就把钱拿给你。”

    “慢着,不需要十万,就四万块给他。”王超立马纠正道。

    “凭啥你就给四万,还有六万呢。”聂小小急忙爬起来,怒指着王超质问。

    王超冷声道:“就是四万块,张大业砸了我屋子,这是三万的补偿费,再是这果园在你家手里被人糟蹋了不少,那些损失费可是你家那口子说的,值个三万块,我当然要把这些损失算进去了。”

    噗噗!

    不少人忍不住笑出了声,暗骂这小子贼坏啊!

    “你……你无赖。”聂小小气急败坏叫道:“那几个树枝哪里值这么多钱,最多就几百块而已。”

    王超起身,冲大伙道:“大伙给评评理啊,凭啥他张大业可以要我赔偿三万,我要他赔偿就成几百块了,这算哪门子的道理啊?”

    这话没错,不过王超这么做就和张大业一样耍无赖,存心赖账,大伙不好吱声,纷纷选择了中立,这事情帮谁都不讨好。

    聂小小见大家不坑声,急了,冲吴村长求救道:“村长,你是一村之长,你给评评理,他王超是不是耍无赖?”

    吴村长抽了根烟,吞云吐雾一番,沉声道:“这事情要真评起来,是张大业先无赖了,王超也有不对,你就别拿这事情说事了,我看就给七万吧,再闹下去怕不好收场。”

    王超应道:“不成,果园事小,我王超不是那种任人欺负的种,今儿个我要是妥协了,岂不是叫谁都可以骑到我头上作威作福吗?”

    【作者题外话】:新书期即将过去,请还没收藏的加紧收藏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